快捷搜索:

冒着热气的《粢饭团测评》来了 寒冬里的小确幸

对团支书来说,冬天凌晨最富有的光景莫过是尝到那口热乎乎的糯米喷鼻。牙齿穿过饱满绵软的米粒,充斥着肉糜排泄的油汁,而后被油条接受...唤醒朝晨的气力仿佛就氤氲在那一笼热气里。

吃的时刻,还很留意典礼感,先咬一口,不管有没有咬到内陷,双手一捧一压再次团成个钳口的球,恐怕里面的内陷漏出来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